您的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基層特稿

抗疫一線|遙距萬里 相望相守

發表于:2020.02.0714:28 作者: 丁文婷

  對王運一家來說,這個新年過的異常煎熬。遠在海外的他已經有兩年沒有在家過年了。除夕夜,他像往年那樣撥通了妻子朱愛麗的視頻電話,卻得知了一個令自己既自豪又擔憂的消息。妻子明日一早被派往山西省朔州市神頭火車站對所有過往旅客進行體溫監測等健康檢查。疫情當前的特殊時期,火車站人員龐雜,這使得王運心里充滿擔憂,細心叮囑妻子做好隔離防護工作,注意自身安全。“擔心肯定是有點,但這畢竟是她自己的職責所在,她也很堅定,我應該支持她”??墒?,情況的發展卻讓人難以預料。 

  大年初四,他得知了一個令人不安的消息,朱愛麗告訴他自己感到渾身酸痛,更讓人心驚膽寒的是,獨自在家中的女兒也開始咳嗽。聽到視頻那端女兒一聲聲的咳嗽,王運頓時慌了神。他緊張的詢問妻子這幾日的防護工作,妻子這時才吞吞吐吐地告訴王運自己在年前在急癥輸液室給晉中市的幾位病人打過針,晉中市后來確診了好幾例。“我這不也是怕你擔心才沒告訴你”朱愛麗說。王運當即勸妻子別再去上班了。妻子卻說現在院里的人手緊張,而且自己只是渾身酸痛并沒有乏力發熱等肺炎癥狀。衡量再三,在匯報領導后還是決定繼續到崗堅持?!拔疫h在土耳其,隔著萬里重洋,每天只能干著急卻也幫不上忙”王運說。 

  朱愛梅就這樣仍然每天戴著口罩去上班,堅守在崗位上。女兒則獨自在家隔離。“那時我徹夜難眠,非常擔心妻子和孩子的身體狀態”王運說。他每天都在妻子晚上下班后給她撥去視頻,“只有聽到她們安好的消息我心里才覺得踏實了”。王運每天都在默默的數日子,病毒的最長潛伏期是14天,從朱愛麗接觸輸液病人的最后日子算起。每度過一天,王運就能長舒一口氣?!拔覀円患胰嗣刻於家黄痍种?,每度過一天都像是一同越過了一個關卡,真的第一次體會到度日如年”王運搖著頭笑著。 

  作為一名電力工程建設者,工作性質使得王運不得不長駐海外。“我妻子是個樂觀的人,她常常半開玩笑地寬慰我說,你守護祖國電力事業,我守護一方人民生命安全,我們這也算是各司其職了”。隨著妻子的酸痛感逐漸消失,女兒的咳嗽也漸漸好轉,一家人隔著重洋在視頻兩端喜極而泣,就像打贏了一場戰役。 

  但是王運知道,這場戰役還遠沒有結束。疫情的特殊時刻,全國有數不清的醫務工作者和家庭經歷了如同自己這樣的膽寒與難眠。即便如此,也沒有人選擇退縮。“因為這是每一個醫務工作者的使命,我們宣過誓的?!蓖踹\妻子說道?!爸灰胺叫枰覀?,隨時待命,不論結果,不計生死!” 

    

    

考什么证可以挂靠赚钱教养老金